<li id="st2vr"></li>
      1. <dd id="st2vr"></dd>

      2. <em id="st2vr"></em>
        <button id="st2vr"></button>
        1. <button id="st2vr"></button>
        2. <tbody id="st2vr"></tbody>

                  <samp id="st2vr"><blockquote id="st2vr"></blockquote></samp>
                    <th id="st2vr"></th>
                  1. <em id="st2vr"><tr id="st2vr"><u id="st2vr"></u></tr></em>
                      <rp id="st2vr"></rp>

                      首頁>新聞中心>媒體聚焦

                      中科院科技創新投資產業聯盟:

                      打造中科院創新發展生態體系,助力科技成果轉移轉化

                      來源:融資中國|2020-10-13|        【打印】【關閉】

                        在百年未有的大變局時代,科技創新成為中國實現高質量發展、打造創新型國家的重要抓手和必由之路。中國科學院(以下簡稱中科院)作為中國自然科學最高學術機構、科學技術最高咨詢機構、自然科學與高技術綜合研究發展中心,承載了更大的期望和更多的責任。 中科院在習近平總書記 “三個面向”“四個率先”指引下,正在打造更具活力和效率的創新發展生態鏈,努力實現創新鏈、產業鏈和資本鏈的有機融合。設立中科院科技創新投資產業聯盟(以下簡稱中科院科創投資聯盟),是中科院加強生態鏈中資本鏈建設、服務創新鏈和產業鏈發展的一項重要舉措。

                        中科院科技投資方陣生機勃發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科院積極落實習近平總書記 “三個面向”“四個率先”指示,在科學研究、人才培育、智庫建設、成果轉化等方面都取得了長足進展,在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和世界科技強國進程中發揮了骨干引領和示范帶動作用。中科院的科技投資產業也實現了快速發展,在院、所、企業各層級、各節點涌現出了一批聚焦科技創新領域的投資機構,有效支撐了中科院科技成果轉化和科技產業化事業,影響力越來越大。

                        中科院的科技投資產業發軔于1987年。當時,為改革財政撥款為主的扶持方式,進一步推進中科院科技成果產業化,中科院與國家經濟委員會聯合設立了“中國科技促進經濟發展基金會”,專門向中科院體系成果轉化項目提供貸款支持。雖然貸款是間接投資,但標志著投資成了推進技術向產品、產業演進的力量之一,市場化程度明顯提高。

                        1993年,中國科技促進經濟發展基金會重新注冊為“中國科技促進經濟投資公司”,投資方式由間接投資拓展到天使期、早期企業的股權投資。中科院的股權投資藍圖正式拉開了序幕。

                        2001年,中科院持股的聯想集團(現聯想控股)設立了聯想投資(后更名為君聯資本),公司目前已發展成為國內VC行業的頭部機構,管理規模超過500億元,累計投資企業接近450家。之后,聯想控股體系還陸續孵化了弘毅資本、聯想之星等多家知名投資機構。聯想體系投資機構群體的壯大,對中科院體系市場化投資產業的萌芽、發展和壯大發揮了積極的榜樣和引領作用。

                        2008年,中國科技產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由中國科技促進經濟投資公司改制而來,以下簡稱國科投資)設立了第一支10億元的中外合資創業投資基金,標志著中科院直接持股企業也開始正式進軍市場化私募股權基金管理業務。自1987年設立以來,國科投資累計通過貸款、股權投資方式投資了超過360家科技企業,是國內投資科技企業最多的機構之一。

                        其后,中國科學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科控股)和東方科儀集團于2011年發起設立國科嘉和,主要投資早期階段企業,至今已投資了超過100家企業;2017年國科控股設立中科院創投,發起并管理了中科院科技成果轉化母基金,采用“母基金+直投”的方式開展業務,至今已投資了10支子基金、18個直投項目,累計投資中科院體系項目56個;2018年,國科控股設立中科院資本,中科院資本于2019年發起設立并管理目標規模200億元的聯動創新母基金,希望通過母基金管理、產業基金直投和科技創新服務等方式搭建資源整合與配置平臺,目前已取得積極成效;2019年,與國科投資同樣源自1987年設立的中國科技促進經濟發展基金會的“國家計委國家經貿委中國科學院科技促進經濟基金委員會”也改制為中科院科技發展投資有限公司,成為科技投資領域的一名“老將新兵”。

                        不僅在直屬企業層面,中科院系統多家產業化基礎好、實力強的研究所、大學也積極嘗試通過設立投資機構和發起基金的方式,為中科院科技成果轉化提供更多的資金支持,并已取得了豐碩成果。例如,中科院計算技術研究所的中科算源、上海微系統所的新微科技、沈陽自動化所的中科天盛、中科院自動化所的中自投資、微電子所的中科微投資、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的中科先進、西安光機所的中科創星、大連化物所的中科化物、上海藥物所的上海藥創、中國科技大學的中科大資產公司、中國科學院大學的國科大資產公司,等等。

                        中科院系統投資力量日益壯大,在國科控股副董事長兼總經理楊建華看來,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中科院為了促進科技成果轉化,對科技投資進行了超前布局,國科控股是國內最早從事基金業務的機構之一,國科投資也是國內存續時間最長的投資機構;二是全社會對科技創新的重視和對中科院的認可,特別是最近幾年,“硬科技”投資日益受到市場追捧,中科院系投資機構成了市場關注的焦點;三是堅持市場化原則,很好地解決了對管理團隊的激勵和約束問題,使得國科控股直接持股的投資機構、聯想控股旗下的投資機構以及研究所持股的投資機構都取得良好發展。

                        國科控股董事長索繼栓認為,中科院科技投資產業要體現“六個度”:

                        廣度。雖然外界有聲音認為中科院體系投資機構數量過多,但這是基于中科院自身特點和市場自然選擇形成的結果,是優勢而非障礙。中科院現有100余家研究所,3所大學,2019年中科院專利授權量10853件。如此龐大、復雜且專業化程度極高的科學研究和成果轉化體系,僅靠幾家大型投資機構是不可能有效覆蓋的。過去的成果轉化長期缺乏資本支持的歷史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深度。國科控股不介入持股投資機構的投資決策,但要求堅持科技主航道。在這樣的戰略指導下,中科院體系各投資機構都將科技創新作為最主要甚至是唯一的投資方向,依托相關科技資源,在選定的科技領域中持續耕耘,做深做透。例如,中科院計算所下屬中科算源聚焦芯片行業,已經孵化了寒武紀、中科晶上等多家獨角獸;沈陽自動化所下屬中科天盛長期關注智能裝備領域,已經收獲了新松機器人、芯源微兩家上市公司;中國科技大學下屬中科大資產公司重點投資下一代信息技術領域,其持股的科大訊飛、國盾量子都成功上市并引領了行業發展。

                        速度。在此前相當長的時期內,科技成果轉化項目融資渠道都非常匱乏,缺乏抵押資產無法獲得銀行貸款,缺乏歷史業績難以獲得傳統投資機構認可,缺乏長期關注和理解科技創新規律的資本,很多有產品轉化潛力和市場前景的科研成果因此在實驗室里夭折。由于現有各層級、各節點的投資機構的存在,使資本與科技的距離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緊密。很多處于研發、中試階段的科研成果就有投資機構在關注和參與,既提高了成果轉化的效率,也提升了成果轉化的市場導向性。

                        力度。國家對科技創新的重視和支持力度前所未有,在當前國際環境下,科技創新更承載了國家和人民巨大的期待。中科院體系眾多投資機構已經吸引了較為龐大的社會資本,為科技成果轉化輸入了新鮮血液,將對我國的科技創新事業產生長期的積極影響。只有有了充足的、持續的資金支持,我國才有可能在一些重大、關鍵領域實現突破,從而促進相關產業的升級和整體經濟結構的調整,進而突出重圍。科研是把錢變成知識,創新是把知識變成錢,中科院體系投資機構在這一循環中發揮著積極作用。

                        高度。“中科院投資體系作為國家戰略科技力量的有機組成部分,將重點關注‘燃眉之急’和‘心腹之患’等‘卡脖子’問題,運用資本的力量,加速實現進口替代和國產化進程,培育一大批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高科技企業”。在社會投資人還沒看到其價值,甚至市場還沒有形成時,中科院體系投資機構就應該進行投資,并且引導更多社會資本投入。由于科技創新的高度專業化和更長的學習曲線、更高的失敗率,可能也只有中科院體系投資機構才能做到這一點。而且,只有站到了足夠的高度,才能挖掘真正有廣闊前景的技術方向和產業前景,并最終獲取優異的回報。必須承認,可能相當多的技術創新最后是不能帶來實際經濟價值,雖然它們也能在過程中為科技創新事業的整體進步做出貢獻。

                        開放度。即便自身設立有眾多投資機構,但中科院從來不是一個封閉的系統,一直積極向社會開放成果、項目和資金。國科控股就是國內最早從事市場化母基金業務的機構,通過向國內眾多一線機構投資,引導社會資本參與中科院體系項目投資,取得了非常良好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截至目前,國科控股投資了20個GP管理的近40只基金,已投基金輻射資金總規模超過1500億元,投資企業超過1200家。需要特別說明的是,國科控股前述基金投資大部分投向了非中科院體系的院外優秀機構,如紅杉、IDG、啟明等,并非都是中科院體系的投資機構。

                        科技創新,報國為民,始終是中科院的光榮使命 

                        “中國科學院自1949年建院以來,始終不忘初心,堅持‘科學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在各個發展階段,中國科學院都在積極踐行‘服務國家、造福人民’的理念,致力于科技創新并加快轉化為現實生產力。服務國家重大需求和國民經濟主戰場,一直是中國科學院的重要使命。”中國科學院副秘書長兼科技促進發展局局長嚴慶說。

                        中科院于1949年11月1日正式成立后,立即開展急民生之所急的科研成果開發和應用工作:聯合攻關,結束了中國不能生產抗生素的歷史,填補了朝鮮戰爭前線部隊的醫藥緊缺;推廣科學治蝗方法,終結了中國幾千年的蝗災歷史;后來又集結20多個研究所、數百名科研人員,投入到改造黃淮平原中低產田、新建大糧倉的“黃淮海戰役”中。

                        “兩彈一星”、載人航天、探月工程、北斗衛星導航,以及人工合成牛胰島素等世界級重大科學工程,中科院都發揮了核心骨干作用,實現了一大批關鍵技術突破。

                        1999年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向23位科技專家頒發功勛獎章,其中21位是中科院院士,17位曾在中科院工作。

                        不僅在科學研究持續產出成果、出人才,中科院還是我國科技產業化、科技創業的探索者和推動者。

                        1980年,中科院物理所科研人員陳春先創辦了北京等離子體學會先進技術發展服務部,被公認為中國民營科技企業的雛形。“服務部”的設立雖然在當時引起了較大爭議,但得到了時任中央和中科院領導的肯定,“陳春先的大方向是完全正確的”。此舉大大推進了中關村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并促進了后來北京新技術產業開發試驗區和中關村園區的成立。

                        1984年,中科院計算所柳傳志與10名職工,用20萬元創辦了計算所公司,后發展成為改變全球計算機市場格局的聯想集團。80年代,中科院人員創辦的“兩海兩通”(信通、四通、科海、京海)標志著高技術企業在中關村崛起,中關村也發育成為我國高新技術產業第一基地,并掀起了我國科研人員下海創業的第一波熱潮。

                        1987年,中科院與國家經委聯合設立了中國科技促進經濟發展基金會,累計通過貸款和股權投資方式扶持了280個中科院科技成果產業化項目,其中誕生了聯想、中科三環、成都地奧等多家優秀代表性科技企業。

                        2002年,經國務院批準,國科控股設立,成為首家中央級事業單位經營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國科控股代表中科院統一負責對院直接投資的全資、控股、參股企業經營性國有資產行使出資人權利,以直接股權投資和基金投資的結合,更系統、更專業地開展促進科技成果轉化和產業化工作。經過18年發展,國科控股較好完成了“助力科技創新、實現資本增值”的戰略目標,是中央級事業單位經營性國有資產改革的先行者和標兵。

                      2020年7月20日,寒武紀在上交所科創板掛牌上市

                        新時期中科院成果轉化再上臺階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科技成果轉化工作,“科技創新絕不僅僅是實驗室里的研究,而是必須將科技創新成果轉化為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現實動力。”

                        2014年,中科院啟動科技服務網絡計劃(簡稱STS計劃),改革現有研發模式與機制,實現市場對研發方向、路線選擇、要素價格、創新要素配置起決定性作用,建立輻射全國的科技服務網絡。2015年,國科控股發布《“聯動創新”綱要》,借助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科技保險、科技銀行,以及直接股權投資等多種方式,打通一條從科研院所的IP(智本,即知識海洋)到IPO(資本,即資本海洋)的“運河體系”。

                        中科院在2016年啟動實施了“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專項行動”,設立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重點專項,即“弘光專項”。寒武紀的“深度學習處理器”、云從科技的“機場安檢智能識別系統”、中科航星的“航空航天發動機極端精細制造裝備”、國科離子的“醫用重離子加速器”、上海藥物所的“抗Alzheimer癥新藥GV-971”、中科星圖的“多源遙感大數據智能處理系統”等一大批重大創新成果的產業化,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2019?年,中科院根據國家“卡脖子”問題的緊迫需求,啟動了新一批先導專項,組織全院力量著力解決迫在眉睫的問題和需要長遠布局的心腹之患問題,目前已經取得了可喜成果。

                        從推動科技成果轉化的主體來看,中科院成果轉移轉化模式分為兩類,一類是以研究所為主體,一類是以企業為主體。

                        以研究所為主體的成果轉化又可分為兩種模式:一是內生孵化模式。二是開放辦所模式。

                        內生孵化模式是經典的成果轉化模式,以計算所和沈陽自動化所為代表。計算所所長孫凝暉院士說:“改革開放四十年,計算所產生了四家有代表性的公司,第一個十年是聯想,第二個十年是曙光,第三個十年是龍芯,第四個十年是寒武紀,四家公司在全球產業鏈、價值鏈的高度不斷躍遷,是中國科技進步的縮影。”

                        開放辦所模式,以深圳先進院和西安光機所為代表。中科院鼓勵科研人員走出圍墻創業,同時吸引全球優秀人才到研究所平臺創新創業,構建起研究機構+風險投資+孵化器+創業培訓的科技創業生態網絡體系。到2019年底,深圳先進院參股公司263家,西光所創建孵化了320多家“硬科技”企業。

                        以企業為主體的成果轉化也可分為兩種模式:一是投資牽引模式,以聯想之星為代表。聯想學院成立10年來,通過運營“創業CEO特訓班”,培養出逾萬人次的創新創業人才,投資逾300個項目。包括曠視科技、小馬智行、開拓藥業等明星企業,企業總估值逾5500億元。

                        二是使命牽引模式,以國科控股為代表。國科控股聚焦國家戰略需求和中科院重大科研成果,投資了海光信息、重離子醫療、國盾量子等一批引領未來產業發展和解決“卡脖子”問題的重點項目,為維護國家安全和促進產業升級做出了重要貢獻。

                        國科控股,新型國有資產管理模式的探路者和科技創新生態的建設者 

                        2002年,國科控股作為國家經營性國有資產管理體制改革試點企業登上歷史舞臺。

                        2002-2007年,國科控股把中科院原有的國有經營性資產進行了梳理,這一時期的目標是成為知名的、有特色的國有資產管理公司。2002年4月國科控股代表中科院對持股企業行使出資人權利,承擔保值增值責任。2007年起中科院委托國科控股對院屬事業單位經營性國有資產實施監管。

                        2008-2014年,國科控股從資產管理轉為資產管理和資產運營并重。2008年起開展私募股權基金投資業務,同年成立中科院聯想學院。

                        2015-2020年,國科控股進入聯動創新發展新階段。2015年起實施《“聯動創新”綱要》,布局戰略性新興產業,立志成為以“助力科技創新、實現資本增值”為使命的國有科技資本投資運營公司。

                        當前,國科控股正在縱深推進聯動創新工作,國科控股董事長索繼栓表示,“聯動創新即要實現‘創新鏈’、‘產業鏈’、‘資本鏈’三鏈聯動。為推進聯動創新,國科控股正在打造‘三基融合’(基業、基地、基金)的科技成果轉化模式升級版。這一模式已在山東滕州、杭州江干、浙江紹興相繼落地。”

                        “基業”,中科院要發展的企業一定是實體產業,主方向和主賽道就是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基地”,以中關村創業大街為例,它提供的是“物理+服務”的空間,適合做互聯網企業的孵化。而硬核科技需要科學儀器、實驗裝備等硬件條件支撐。“所以我們希望和政府開展合作時,圍繞當地政府主導產業,在基地方面形成一個集聚。在這個過程中,僅靠我們自有資本是不足以提供支撐的,所以要組建‘基金’,吸收社會資本進來。在整個過程里,我們提供的是符合企業,特別是硬核科技企業成長規律要求的服務體系。”

                        如何在求穩和創新之間進行取舍?在索繼栓看來,主要在于堅持兩點:

                        第一,不要偏離航道,牢牢把握住主業。國科控股的主業一定是和中科院在國家層面的責任使命相一致的。中科院是國家的戰略科技力量,國科控股要圍繞中科院的主業形成自身主業。其次,國科控股要強化做“不是社會企業的社會企業”,即要做具有科技創新能力和活力,有技術核心競爭能力,甚至在某些領域具備引領產業發展方向的企業。

                        第二,一定要穩健投資,嚴格把控資產負債率。要保持中科院人積極但不激進的傳統。國科控股要嚴格管控風險,要和國家的產業政策、創新政策相協調。要穩健投資,不去賺不能賺的錢,或者不該賺的錢。

                        索繼栓認為,“中國經濟發展到今天,我們不缺規模缺質量,我們不缺企業數量缺高質量的企業,所以我們要向高質量的方向轉變。在此過程中,我認為我們的企業不會有太大的風險,但絕對不能去做和其他社會企業爭利的事,而且絕不能陷入盲目擴張的陷阱。如果那樣,無論航道里邊的水是深是淺遲早要翻船。”

                      2019年12月16日,芯源微在上交所科創板掛牌上市

                        科技創新沒有坦途,但中國必須也必將實現突破 

                        “兩彈一星”等重大科學工程,為新中國屹立世界做出了重大貢獻;改革開放后技術創新能力的不斷提升,也為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當前,在百年未有的大變局時代,科技封鎖成為他國遏制中國發展的終極武器,科技工作者和投資者、管理者都需要承擔起歷史的責任。

                        科技創新的道路從來都是崎嶇的,需要時間、金錢、汗水和血淚的澆灌。作為自然科學研究國家隊的中科院,在這方面的感受尤其深刻。

                        歷史已經證明,在突破科技封鎖、攻克“卡脖子”工程的攻堅任務上,中科院的力量從未缺席:

                        在“兩彈一星”研制期間,中科院組織了當時全院三分之二的科研人員、40多家單位參加相關工作,并把千余名科研骨干輸送到其他機構,孕育或共同建設了多家研究院所。

                        1977年,中科院成都計算所(后改制為中科院成都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研制出我國第一代電子票箱、第一臺電子表決器、第一臺會議報到機,開創了我國國家級會議中使用計算機系統的先河,確保了多次選舉工作的圓滿成功,屢次獲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贊譽。

                        1984年底,中科院計算所公司(聯想控股前身)成立,主持開發了聯想漢字系統,1988年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在聯想式漢卡鼎盛時期又主持開發了聯想系列微機,于1992年再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等獎。

                        1993年,在中科院計算所誕生了我國自行研制的第一臺用88100 微處理器芯片構成的全對稱緊耦合共享存儲多處理機系統——曙光一號并行計算機。1996年成立中科曙光,開啟產業化歷程。經過20余年發展,中科曙光已成為中國信息產業領軍企業,在高端計算、存儲、安全、數據中心等領域擁有深厚的技術積淀和領先的市場份額,為科研探索創新、行業信息化建設、產業轉型升級、數字經濟發展提供了堅實可信的支撐。

                        1999年,中國首家在校大學生創辦的企業科大訊飛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誕生,自創業之初,科大訊飛就立下 “中文語音要由中國人做到最好,中文語音產業要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的宏愿,科大訊飛已成為中國智能語音及人工智能產業引領者,是我國軟件產業中為數不多掌握自主知識產權并處于國際領先水平的企業。

                        2000年,中科院沈陽自動化所機器人研究室30余名科研人員發起成立了沈陽新松機器人公司,開啟了一系列具有開創性意義的產品和技術創新,成功實現了多個行業的進口替代,如今已擁有完整的機器人產品線及工業4.0整體解決方案,成為中國機器人產業的領導者。

                        2001年,中科院計算所龍芯團隊開始研發CPU,經過20年積累,龍芯已經成為我國通用CPU的領軍企業,龍芯CPU系列產品廣泛應用于黨政信息化、嵌入式、工控,以及以北斗衛星為代表的國家安全重要領域。

                        2002年,中科院沈陽自動化研究所設立了芯源微。通過長期不懈的拼搏,芯源微成功突破了我國在涂膠顯影設備上被發達國家“卡脖子”的短板,不僅在后道封裝領域打破了日本東京電子、迪恩士兩家公司的高度壟斷,進入臺積電等一線大廠;在規模大10倍的前道大線領域也實現了重大突破,設備已研制成功正在進行工藝驗證,有望進一步提升國產半導體設備的全球競爭力。

                        2006年,由中科院上海微系統所寬帶無線通信實驗室孵化的高新技術企業上海瀚訊成立。公司采用中科院知識創新工程中布局的現代通信技術,解決了國家特種領域寬帶通信系統面臨的眾多難題。

                        2015年,由中科院上海微系統所發起成立滬硅產業,這是國內首家專注于硅材料產業及其生態系統發展的公司,也是上海微系統所硅基材料與集成器件實驗室歷經30余年努力的結晶。滬硅產業突破了4-8英寸SOI硅片和12英寸大硅片關鍵技術并實現產業化,解決國家集成電路領域“卡脖子”難題。

                        2016年,中科院計算所發起成立了寒武紀公司,并于同年發布了計算所歷時8年一直在尋找的新處理器結構——“寒武紀1A”深度神經元網絡處理器,這是計算所建所60多年來“為數不多在國際上屬于原創、引領性的技術”,寒武紀公司也因此成為全球智能芯片領域的先行者。

                        ……

                        未來,還有一道道科技難關等著中科院人拼盡全力去攻克。隨著中科院創新生態鏈的建立逐步完善,希望能將這一進程加快,為祖國和人民貢獻更多基礎性、原創性的重大突破性成果!

                        中科院科創投資聯盟將成為激發創新生態鏈活力的重要力量 

                        自2015年以來,中科院先后設立了中科院先進計算技術創新與產業化聯盟、中科院“一帶一路”產業聯盟、中科院智慧城市產業聯盟等一系列以實業公司牽頭為主,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的聯盟。

                        這些聯盟旨在探索企業主導創新資源配置的新途徑,對促進知識和技術成果的轉移轉化、輻射和擴散,促進聯盟成員間的協作與交流,共同拓展業務空間發揮了重要作用。

                        然而,國科投資董事長孫華意識到,“在科技成果轉化實踐中,資本往往是最活躍的因素,發揮著資源整合者和催化劑的作用。因此需要建立一個涵蓋創新鏈、產業鏈和資本鏈的聯盟體系,以更好地發揮資本在‘三鏈聯動’中的能動性。”

                        國科投資提出建立中科院科創投資聯盟的建議得到了來自于中科院及國科控股的支持。中科院科創投資聯盟將成為國科控股加強對科技金融工作領導,推動投資機構之間交流和協作的強有力抓手。

                        作為聯盟的發起人、副理事長和秘書長單位,國科投資在深感榮幸之余,又覺責任重大。“提議發起并把中科院科創投資聯盟辦好,是國科投資回饋中科院,促進‘三鏈’深度融合,服務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應盡義務,是我們的光榮使命。”國科投資總經理劉千宏說。

                        劉千宏認為,中科院科創投資聯盟的設立有如下積極意義:

                        第一聯盟設立將提升中科院科技投資機構影響力,維護中科院科技投資機構整體形象。

                        聯盟設立后,通過精心策劃、協調立場、統一口徑,能夠更好地維護好“中國科學院”這個金字招牌,使中科院創業投資群體的社會形象更加清晰。并且,可以提升中科院在創業投資領域的影響力,更好地展示中科院系統投資機構在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方面做出的貢獻。

                        第二聯盟設立有利于引導院內外投資機構更深入、更系統地參與中科院科技創新事業。

                        聯盟將積聚一批真正對科技企業投資感興趣的投資機構,建立和研究所之間的有效溝通機制,消除信息孤島,使創投機構能夠及時獲取研究所最新科研成果以及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相關信息,使研究所和創業者能夠方便地找到對自身科技成果和企業感興趣的投資機構。聯盟的有效運作,將大大提高技術和資本對接的效率,為中科院科技創新企業提供充足的資本支持,更好地服務“率先行動”和“聯動創新”事業。

                        第三聯盟設立有利于總結和推廣中科院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成功經驗。

                        聯盟將組織研究所和創業投資機構全面、系統、深入地研究中科院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案例,探尋適合院情、國情和市場規律的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模式,形成具有現實意義的研究成果,有利于中科院及全社會加快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速度,提高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成功率。

                        第四聯盟設立有利于在中科院形成良好的投資生態。

                        聯盟設立后,將依托中科院這一共同背景和資源,形成聯動合作和資源整合,促進機構之間相互學習、取長補短,增加機構之間的共同投資、接力投資,最終形成良性互動、共同繁榮的“4P (IP、GP、LP、SP)接力”生態體系,助力中科院投資機構成為在全國甚至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科技產業投資力量。

                        同時,國科投資清醒的意識到,聯盟最大的挑戰是如何保持聯盟對會員的長期聚合性,形成積極互動、互信的合作氛圍并長期保持下去。作為建立中科院科創投資聯盟的牽頭人和秘書長單位,為了向聯盟和聯盟會員做好服務工作,國科投資認為自己要做好三個角色:“粘合劑”、“牽線人”、“宣傳員”。

                        “粘合劑”,聯盟能否“聯”起來,關鍵看活動能否組織起來,而活動能否組織起來,關鍵看活動是否得到會員們的認可,這就需要國科投資深入研究會員們的需求,采用適當的方式把大家團結起來;

                        “牽線人”,要使投資機構能夠及時獲取研究所科技成果產業化信息,要使研究所和創業者能夠方便地找到對自身感興趣的投資機構,要實現共同投資、接力投資,要使科技成果產業化找到理想的落地場所,都需要國科投資做好精準的對接服務工作;

                        “宣傳員”,國科投資需要宣傳中科院的投資體系,宣傳中科院科技成果轉化的成功案例,展現中科院在國家科技創新體系中的獨特價值,并把經驗和教訓向全社會分享。

                        路漫漫其修遠兮,中科院投資方陣已初步成型,在中科院和國科控股領導下,依托中科院科創投資聯盟這一創新平臺和紐帶,將牢記光榮使命,持續聚焦科技,為激發中科院乃至全國的創新生態鏈的活力做出更大的貢獻!

                      真人抽搐一进一出试看 日本乱人伦AV精品| 老熟妇牲交大全视频中文| 精品丝袜国产自在线拍| 黃色三級片请播放| 欧美Z0ZO人禽交| 免费视频爱爱太爽了| 97青草香蕉依人在线视频| 天天做天天爱夜夜爽| 东京热日本无少妇无码| 国产乱子伦免费视频| 曰本女人牲交全视频播放|